生活在合肥,爱上合肥社区

合肥163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7|回复: 0

月色朦胧的夜晚

[复制链接]

5

主题

5

帖子

4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4
发表于 2019-2-10 02:5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京权威白癜风医院

   
   
    月色朦胧的夜晚
      
   
    一
      
    外婆去世后不久,老屋便拆迁了,新分配的一室一厅离市中心很远,坐公交车约有一小时的路程。一辈子拮据的父母商议下来,决定一起回贵州乡下打发残余的光阴,这套房子就留给我作结婚之用。这样,我就独自一人留在上海,孤伶伶地待在一间四十平方的小屋里。
      
    我大专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大型国企做工,几年下来,换了好几个工种,作工、维修工、运行工都做过了,人混得比读书的时候憔悴了许多。吃过了不少苦头之后,深感在世上做人的难处。
      
    上海市面上的竞争一天比一天剧烈,每一次大型招聘会都是人山人海。原本贵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时下找个饭碗都极不容易。而被世人称为“铁饭碗”的我所在的大型国企也开始了裁员的举动。这无疑使我有了深深的危机感,为了适应这不断前涌的大潮,在业余之际,我每周的夜晚都要骑着脚踏车去附近的夜校念金融本科。
      
    这一天黄昏,天灰蒙蒙的,仿佛要下雨的样子,事实上已有些雨星儿飘落在我额头上了。我赶紧加快了脚蹬踏板的速度,在人群之中飞快地穿梭,像一条惊慌失措的小鱼。在雨还未完全落下来时,我到达了学校,一看时间,离上课还有段距离。我在楼梯口对着穿衣镜略微理了下蓬乱的头发便向五楼走去。今夜上的是计算机课,上课地点在五楼的微机房。
      
    五楼走廊的灯没有亮,只有朝西的窗口外射入一些微弱的光,但这并不妨碍我看清眼前的一切     
    这时,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悠悠地回荡在走廊里,打破了原先的寂静。我回过头,黑暗的楼梯口转出的一个白色人影映入了我的眼帘,上来的是一个披着长发的女孩。我站在还有些光亮的窗前,凝视了她几秒钟,认出她就是我班上的同学。因为入学的时日不长,加上平时也没什么交流,所以并不晓得她的来历。印象中她似乎是一个喜欢沉默的女孩。
      
    女孩并没有注意站在窗口的我,一转弯,往微机房去了。她站在门前,朝门上小小方方的玻璃窗内望了望,似乎轻轻地嘟囔了一句什么,然后便安静地站在门前。我注视着她那身白色的衬衫和乌黑的长发,心倏地颤动了下,便不由自主地向她走去。
      
    “今朝来得早嘛!”
      
    我微笑着随意地说了一句。女孩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嘴角翘了翘,做了一个微笑的姿态,却没说什么话。就在这一瞥之间,我看清了她的相貌:挺直的鼻梁,弯弯的细眉,薄薄的嘴唇,一双比她的长发还要乌黑发亮的眸子,还有一张轮廓柔和的瓜子脸。一瞬间,我觉得有股热血猛地朝上涌,竟有点头晕目眩,便不敢再多看她一眼,只是那件白色的衬衫仍不时地在我眼角晃荡。我也不再说话,同样地站在走廊里,静候着上课时间的到来。
      
    本以为,难耐的时光就这样毫无意思地过去了,却没想到,女孩突然和我说话了。
      
    “侬洋伞带了哇?”我一惊,忙回答:
      
    “吾(我)是踏脚踏处(车)来哦,么(没)带洋伞。”她瞧着我,眼神里带了一丝惊讶,“侬倒么(没)淋涩(湿)么?”
      
    “吾来得早,所以么(没)淋到雨。”
      
    女孩点点头,便不再吭声了。我对她的提问感到十分惬意,刚想着继续说些什么,上课的老师来了,后面陆续跟着几个黑绰绰的影子。
      
    微机室内必须保持干净,所以门口放着一个纸箱,里面有许多崭新的红色塑料袋,用来套鞋之用,但并非免费供应,得两毛钱一对。在女孩从包里掏皮夹子之际,我抢先替她把钱付了,嘴里说:
      
    “侬勿(不)要耐(拿)了,吾帮侬付特(掉)了。”女孩笑了笑,说:
      
    “那喔(下)趟吾(我)来吧!”
      
    由于有了替她买单的前奏,我自然而然地坐在了她的边上。坐下来后,她告诉我她本来的同桌今天不来了。这无疑是个好消息,可以使我的屁股坐得更安稳一些。
      
    女孩主动地告诉了我她的名字:刘菲。我也如实相告本人姓李名岩。
      
    我们没花多少时间就把作业完成了,接下来便是聊天。刘菲告诉我她在银行工作,家在歇浦路离我的住处并不远。她问我是做什么的。这时候,我犯了一个极其愚蠢的错误,该死的虚荣心使我的工作岗位一下子调到了国泰证券交易所。然而,刘菲对我的回答却深信不疑。也许,我斯文的外表和对口的专业迷惑了她吧。
      
    这堂课,是我自念书以来感觉最快乐的一堂课。我感谢这场及时雨让我提前到了学校;感谢门口的红色塑料袋让我有了献殷勤的机会;更要感谢母亲对我的唠叨,她说,出门在外一定要带些零钱,此刻,我忽然觉得母亲是世界上最可爱最明智的母亲!     
    我和刘菲并肩走出了教学楼,奇妙的是,这时雨不但停了,深邃的夜空中居然升起了一轮朦胧的月亮,像一盏散着晕黄光芒的明灯,烁烁然照亮了我的心房。
      
    刘菲问我:
      
    “侬乘撒(什么)撮子(车子)回起(去)?”
      
    我指着不远处的自行车棚俏皮地回答说:
      
    “吾么(没)BUCK(别克),但有BIKE(自行车)!”
      
    天知道哪来的灵感,刹那间,我居然变得如此幽默。刘菲噗嗤一声笑了,露出了如玉般的齿贝,在月光下显得如此的晶莹如此的美丽!告别了刘菲,我使劲地踩着踏板,哼着歌曲,像一条欢快喜悦的小鱼一头扎进了黑黢黢的人海之中。
      
    二
      
    在爱情面前,是不需要矜持和优柔的。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当仁不让地占领了刘菲身边的座位,刘菲原先的那位同桌女生也识趣地坐到别的位子去了。
      
    每次下班回来,为了保持证券公司职员的派头,我总是西装革履,把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还专程去店里买了个考究的公文包夹在胳肢窝下面。为了风度,我把我的BIKE丢在一旁,改换成坐公交车去念书。虽然,这样失去了某种自由,但我觉得值得,至于能够瞒刘菲多久,我也不在乎了。走在校园里,我可以昂起头来挺起胸膛,仿佛自己就是一名在金融机构工作的白领。这种感觉好极了,我甚至动了跳槽的念头:等毕业后,一定要把那层又脏又油的“皮”脱下来,我李岩也要去做个有脸面的上等人!
      
    刘菲仍旧将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脸上淡淡地抹了些薄粉,偶尔也会在嘴唇上涂点口红。在我眼里,刘菲不打扮的时候有一种清纯可人的美,等化装之后,却变成了一种成熟妩媚的美。我就在刘菲的两种截然不同的美中愉快地度过了一个个没有星星只有月亮的夜晚。我觉得自己已经爱上了她,要不然,为何只要和她在一起就会有如此的愉快与满足?可是,我却不清楚刘菲心里是怎么想的,其实,我连她是否有没有男朋友都不清楚。
      
    在一个春风荡漾的黄昏,我终于鼓起勇气拨动了她的手机。电话那头是她慵懒的声音。
      
    “喂,刘菲,吾(我)是李岩,呀到(晚上)有空哇?车来(出来)转转好哇?”
      
    “好啊,啥地方啊?”
      
    我没想到刘菲如此的爽气,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阿拉到滨刚(江)大道起(去)好哇?”
      
    “各能(这样)好来,侬呀(夜)饭切(吃)了哇?吾请侬切(吃)呀饭好了。”
      
    刘菲的话让我兴奋不已,真不知我是哪里修来的好福气,居然有美女请我吃饭。照例,我把行头又披在了身上,对着镜子,把头发梳得服服帖帖,然后,看了看时间,觉得身上缺少了什么,想了想,又从抽屉里翻了块新买的手表戴在了左手腕上,再把皮鞋擦了个锃亮,觉得满意了,这才走出门去。
      
    柔和的风吹在我的脸上,像小时候母亲温暖的手。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望了望天上的月亮,心想今夜是个好天气,同样也会有一个好机会。我坐在公交车上,脑海里想象着约会的场面,刘菲的笑颜,以及一小时后自己便要亮出的那张牌,心里既激动又有些担心。
      
    “蝴蝶酒家”四个字在夜幕中闪着刺目的光芒,店里生意很好,几个衣着光鲜的服务员穿插在觥筹交错的酒席之间,真像几只美丽的花蝴蝶。一进门,我就看见刘菲坐在靠窗的一个位子上。她穿了件淡粉色的衬衫,正向窗外张望。我走过去,叫了一声,然后坐在了她的对面。刘菲见我来了,微笑着,向服务员要来了菜单,问我是否有什么忌口,我回答没有,于是她就熟练地点了一些小菜,又要了一瓶啤酒。我注视着刘菲的脸,今夜她化过妆吡美莫司乳膏价格了,一对明眸光彩照人,一点也不比酒店内任何一盏名贵的灯逊色。她点完菜,微笑着看着我,说:
      
    “吾随便点的,请勿要介意。”
      
    我的脸腾地就红了,手都不知放哪里才好。我觉得今夜的刘菲和往日大不一样,显得那样的落落大方,一副很老练的模样。
      
    老实说,因为家里条件十分拮据,我工作之后,还没有正式去过一次酒店。外婆在世的时候,家里还挺富裕,但那是小时候的事了,去酒店的经历在脑海里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想不到,成年后第一次去酒店居然是一位女孩主动做东。我内心深处突然有一种不安,有一些烦躁,这毫无来由的感觉来自何方,我却一点也不知道。我暗怀心事,表情也有些不太自然,口里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语,入口的佳肴也索然无味。
      
    刘菲为我夹了菜,口里忽然悠悠地说:
      
    “李岩,吾对侬的感觉和其他男宁(人)勿一样。”
      
    我砰然心动,不知她接下来会说什么,不由把手里的筷子放了下来。
      
    “勿晓得为啥,和侬在一起,吾国着(觉得)老轻松愉快哦。”
      
    我听了心头一喜,表面却不露声色,继续等待着最好时机的到来。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刘菲接下来的一句话竟是:
      
    “吾想帮侬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刹那间,我原本明亮的天空遽然暗淡了下来,眼前一黑,险些晕过了去。我有点结巴地请她再说一遍。刘菲目光如炬地又重复了一遍刚才令我震惊的话。在确定没有听错后,我觉得浑身发冷,只好勉强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如果侬国得(觉得)好的话,吾么(没)意几(见)……”
      
    刘菲注视了我几秒钟,又微笑起来,举起酒杯说:
      
    “来,为阿拉的友谊干杯!”
      
    我忍着内心的疼痛,也举起了酒杯,说:
      
    “干杯!”
      
    我万念俱灰,觉得从前的隐瞒不存在必要了。于是,我把心一横,用淡淡的口吻说:
      
    “告诉侬一张(桩)事体:吾其实勿是啥国他(国泰)政去(券)的白领,吾其实是……XX厂的工拧(人)!”
      
    刘菲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诧,随即,又恢复了常态,给两只空杯子灌满酒,说:
      
    “为侬的坦诚,干一杯!”她没等我回应,自己先喝了下去。
      
    我看着不留一滴啤酒的玻璃杯,心中又羞又愧,恨不得能有一条地缝好让我钻入去。刘菲看着我的眼睛,仿佛想说些什么,但毕竟没有启齿。
      
    一场原本以为将是大欢喜的酒席就这样沈阳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在沉默之中散去了,和刘菲告别之后,我独自去了黄浦江边。扶着栏杆,我望着天上那轮朦朦胧胧的月亮,无心观赏浦江两岸美丽璀璨的夜景, 心里却浮起了那一句书中广为引用的句子:我本将心托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3-2015 hefei163.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合肥社区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