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合肥,爱上合肥社区

合肥163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7|回复: 0

天蓝

[复制链接]

15

主题

15

帖子

7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9
发表于 2018-8-24 18: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读】:如果你能感到别人的痛苦并且清晰,那么,你也是不快乐的。世界是一面镜子,你看到的感受,其实就是你自己。懂得痛,才会努力地装作不在乎,而原来,我们学着不使自己心伤流浪的决心,欺骗的,只是我们自己;而原来,快乐,并不需要模仿,看到对方过得好,自己也就跟着直白地笑了。  想你的时候,沉寂的空中有大把大把浓厚而洁白的云,不为人知地在窗外的头顶静静飘过,从东边到西边。没有目的地的流浪,是心伤寂寥的孤独,行走,失去脚步的意义。
我幻想,有一条悠长的铁路,悠长而又悠长,我牵着你的手,一直走,一直走,走到天荒地老,无人知晓,你从一个宽大的枕木跳到另一个宽大的枕木,不必担心中途会突然跌倒,因为我会给你安稳的保护,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怕疼的孩子,所以,连自己的不快乐都显得小心翼翼,生怕将苦水倒了出来,溅疼了自己。
天是微微的蓝,空气里有大朵大朵狗尾草清新的味道。你弯下腰,摘了一根插进头上那顺柔的发里,然后笑着问我,好不好看?在心爱的人面前,一个女生才懂得打扮,是毫无意识的冲动,女为悦己者容,希望,能在自己最为美丽的时候,给他一份最为漂亮的沉静与甜美。因为在乎,所以百般在意,千般小心,万分怜惜。
丁香是我第一个爱上的女生,我喜欢她身上那份一色的蓝,干净而又简单,并且浪漫。  丁香是一个忧郁的女生,心里装着许多不为人知的伤楚,最后,一个人默默地承受。
干冷的月光直白地从有些凄凉的空中泻下,将丁香的眼角湿润成一颗晶莹的亮。心是痛的,所以眼泪才显得酸楚,而我,只能静静地走过。再是强烈的情感,也冲不破陌生编织的藩篱,最后,只能静静悄悄地走过,静默,什么也不说。
爱很简单,就是真心地希望,你能在身边,然后,浅浅心跳,淡淡喜欢。
没有什么一见钟情的安排,我知道,直到现在,丁香连看都没有看过我一眼。在众人面前,我显得是那样普通而又平庸,走在那面颓旧的砖墙面前,我都在怀疑,我是不是本该与那毫不起眼的灰色融为一体?丢失掉自己生命的意义,最后冰冻在那不为人知的水泥背后?在阴暗潮湿的雨天,让每一滴雨水渗透我那自我作践的卑微,最后将那份渺小的卑微蔓延,蔓延,沿着每一处细微的缝隙,任再猛烈的风也将之吹不干。
其实,想去爱,并没有错,错的是,你从一开始就以为对方不会爱上你,然后,你恨你自己。
我写了一首诗,四行黑色的墨迹,很轻,放在精准的天平上,也压不下对面那头空气的重量。有路灯排列两旁的小道,昏黄灯光昏黄,哪一立,才是我那不再害怕黑暗的闪亮?
落下的灯光将我好不容易分出的身影强行地扭曲,最后,奄奄一息,软弱了卑微。我的手在颤抖,手心的汗很快被路过的风风干,生出刺骨的冰凉,没有激情的血液,注定流不会重新轮回的心里。还是希望,绝望过后,会有希望的奇迹。每个人,都渴望爱与被爱,我也是个凡人,我了解我孤独的寂寞。
以前,我总想有只猫,好在我孤独的时候为我舔一舔身边的寂寞,但,渐渐的,我终于明白,猫的活力在夜晚,老鼠才是她最为亲密的伙伴,而我在漆黑的空气里,有的,只是我那支离破碎的寂寞,朦胧中双手抓住一任柔软的慰藉,是半夜依然冰凉的床单。
孤独,是一种最为直白的情感,我抬头,望顶上湛蓝的天,猜,在那空旷的后头,有没有我那等待已久的守候?其实,那里什么都没有,而那一幅幅变换的风景,是来自心灵深处的欺骗。
我那紧握信纸的右手,在颤抖,像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然后,想,如果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那,对人对己,是不是都是一种弥天的错误?谜底还没有解开,自己就先放弃了悬念。我看了一眼手里那被捏得皱乱的纸,那些扭曲的纸面上,文字再也不是平静的安稳。
面前忽然笼罩下一个暗暗的影,我抬头,是丁香,奇怪,心,怎么却跳得缓慢了下来?丁香的眼,永远带着一种唯美的沉静,是繁华过尽后尝遍人世喜怒哀乐的淡定与从容。华美转身的背后,有夜来香葬送的清芳,一缕缕,静谧在我深深的心底。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她很忧郁,后来我才明白,她除了忧郁,其他一无所有。
如果你能感到别人的痛苦并且清晰,那么,你也是不快乐的。世界是一面镜子,你看到的感受,其实就是你自己。懂得痛,才会努力地装作不在乎,而原来,我们学着不使自己心伤流浪的决心,欺骗的,只是我们自己;而原来,快乐,并不需要模仿,看到对方过得好,自己也就跟着直白地笑了。
我和丁香开始交往,他的忧伤,和她纤尘不染的美丽一样漂亮。
那个喜欢穿蓝色上衣的女生,就如风一样的清爽。我知道,和我在一起,她尽量隐藏起自己的伤,就像是那善意的猫,在与同伴嬉戏打闹时总要收起脚上锋利的爪,生怕误伤了对方。
原来,幸福真的是要靠自己争取,畏畏缩缩的顾虑,只会生不可挽回的遗憾。
生活的苦涩,总会让我们明白一些道理,而那苦涩生活的现实,会让我们将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网上预约及白癜风的预防那些道理似有似无地朦胧最后直至清晰,最终放到逐渐成熟坦荡的心底,深深地明白。
盛夏,石榴花开得如火焰般燃烧着向那不为人知的前方蔓延。漫山的蝉鸣,混乱了时间与空间。我和丁香并肩走着,中间有一米阳光的距离。爱,因为区分,所以不会据为己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才不至于在茫茫人海中随波逐流,最后沉入深水的水底,看头顶的水面漂过自己曾经的尸体。每个人,都有快乐和忧伤的权利,如果一个人喜欢忧郁,那她痛起来的时候,是快乐的。
我很少见丁香笑。
丁香忽然转过头来问我,林,你真的喜欢我吗?眼里有一种认真的近乎于顽固执着的担忧。我心一紧,是没有准备好接受这份意外的幸福,因为,如果一个人对你有所担心失去的害怕,那么,她是真心在意你的。我望着丁香,一生的感情!然后丁香便笑了,别过头去,脸上有微红温暖的韵。
天,渐渐灰暗下去,染了一些淡淡的暗。面前的江水,不再呈潋滟的金光闪闪,唯有江心,还有一些波动的红,看着就像是一朵未开完全的石榴花,开着,直到开繁,是生命至极的绚烂。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相识是缘,如果有来生,我会在百转千回的下世轮回后,踮起脚,在茫茫人海中找寻你那张熟悉的脸。
生在死的边缘,以近乎完美的结局抛弃了世间一切的垂怜。
直到过了很久,我都还和丁香保持一种介于朋友和男女朋友之间的关系,所以我一直都在怀疑,她要的究竟是一段真挚的感情,还只是耳朵倾听的友谊?然后丁香告诉我,她有男朋友。
丁香说,其实,她并不爱他。  年少无知的爱情,只不过是寻一份朋友慰藉的借口,在自己心伤孤独的时候,不至于一人承担所有。爱,是自私的,平白无故的爱,是残忍的。
我深吸一口气,想,所有的往昔都将在下一秒成为注定的回忆,而,忽然胸前双手的温度,瞬间暖袭在我心头,丁香,用一个简单的拥抱,换取了我的转身。
她开始试着结束与他的关系,每每口角相伴。每次,我都看见她眼角处有隐约的湿润。
丁香说,和他分开,并不是因为我,而我,只是错误地出现在了正确的时间,但并不是一个错误。丁香说,其实结局,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只是她,简单地相信了随缘。
终于,他还了她自有,之后我见到她时,丁香的脸上有几个鲜红的指印。  当初,那么努力去爱,最后,却是将恨延续了下来。爱,无奈,谁还敢去猜?  多日后,丁香脸上的指印才完全消除,而我知道,那些无形的郁结,会在她心头久久挥之不去地缠绕。
习惯在傍晚,站在细浪粼粼的沙滩上等丁香,渐斜的夕阳将我的身影拉到无以复加的斜长。丁香背映夕阳余晖走来,分离出身上单纯的金光让我陶醉。傍晚清凉的风,吹来,生丝丝细滑的柔腻。丁香靠着我,那蓝色的忧郁,轻柔地流进身下的水里,铺得无边无际,只有真心的人才懂得,无声秋日沉寂的她,想了些什么。
我和丁香在一起的时间有限,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我们都有各自的空间和时间。
十九岁,我来到这座低纬的南方城市打工,一个人生活,早已习惯了形单影只的寂寞。每天,是忙碌的工作,紧张的生活让人变得麻木,并且冷漠。大街上到处都是一瞥即逝的陌生人,相互大不到被遗忘的程度。我就喜欢,在累了时,站在高楼与高楼之间抬头仰望顶上空洞的天,那样看上去的天空显得孤单而畸零,一色的蓝,是被水泥森林的尖角划破然后流出的鲜血。
不停地工作,希望能用无止无休的忙碌来让自己忘却满身的空虚,而,当我停下,总能看到对面一个人,他的双眼,惊惶而凄乱。此时我才又一次地明白过来,那是我在玻窗上投下的影。我是在逃避,逃避那些日复一日的伤痛。伤口会一天天愈合,而伤痛,会埋在心底,沉积,最后,刻骨铭心。
二十二岁,在工作了三年后,我开始吸烟。我喜欢那种吞吐的感觉,它让我忘却视线模糊的烦恼。很久没抽烟时,中指和食指间会有不适的悸动。
日复一日单调而枯燥的生活让我们变得老沉而世俗。麻木,是我们渴望不再背负痛苦,就像手术之前要给开刀处施上一样,以为没了感觉就不痛,其实,是我们天真地欺骗了自己的神经。
现在我二十三,在一家高层写字楼里当打字员,闲暇的时候就抽一支烟,望一眼窗外无时不在的天。下面的街上有叶子很大的法国梧桐,整齐地排成一排,两排,延伸着到不了该有的尽头。偶尔会看到几片树叶在风的牵惹下凋落,于空中打着生命消逝前最后一刻的转,绚烂,赴死的注,无所谓输赢,是叶对风的信任。
现在,我仍十分努力地工作着,为了赚更多的钱,因为丁香说,她想到外面去走走。
幻想有一天,我们攒够了所有的钱,便背负行囊,远走他乡,沿着一条没有尽头的铁路,走,用相机记录下沿途所有的风景,记录下我们行行顿顿的身影。丁香在午后清芳的阳光中惬意地笑,我终于看不见她眼里一直以来的忧伤。
还是喜欢,丁香在傍晚站在我下班后楼下的门口,我走过去,他挽起我的手,然后,走。  有所依靠的前行,不再和寂寞孤单为伴,感谢有你的出现,并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给我温暖的笑脸。  信任,就是相信能够相互依靠,然白癜风不全部期的症状怎样区分后,依靠着,互相一直到老。  丁香笑着问我,怎么没见你抽烟了?散发性白癜风如何护理我笑,我已经戒了很久。【责任编辑:田少宇】         





 (散文编辑:江南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3-2015 hefei163.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合肥社区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