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合肥,爱上合肥社区

合肥163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3|回复: 0

玄奘,西天在心

[复制链接]

50

主题

50

帖子

4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2
发表于 2018-4-16 18: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玄奘,西天在心
  

  玄奘,西天在心

  

  ——雪飞

  

  

    

  玄奘,西天在心

    

  2007-9-9

    

  (一)

    

    

  中午在南京风味吃饭,不大的屋子人挤得满满的。墙角处,围了一团看电视的人,细看一下,才知道是在演《西游记》。蔚为壮观的场面,颇有几分“锄者忘其田”的感动。饭后人各左右,不忘在忙里偷闲,胸中揣着几分童趣和稚气,傻傻地围坐一处,观望的,却是烂熟于心的儿时记忆中的一幅幅画面。

    

  忽然想起了在水木上一位水手置顶的话题:“为什么假期的时候老放《西游记》?”我想他定然是对业已熟识的东西产生了麻木和厌烦,而曾经堆积起他烂漫孩提的记忆已然淡去,这淡去的速度却如此之快,令人惊叹!

    

  其实,唐僧师徒,具体地说是玄奘一人,真正感人的却是他只身一人,踽踽地行走在属于他自己的西天大漠上。玄奘,他的心,在西天。

    

  (二)

    

  玄奘自小聪慧过人,《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说他“幼桂璋特达,聪悟不群,备通经典,爱古尚贤”。少年的玄奘赶上了隋末动荡不安贫困劳苦的日子。10岁时,父亲离世,家境更趋艰难。为了生计,玄奘随二哥到净土寺剃发为僧,做了小沙弥。生活的艰辛早早地给他幼小的心灵以巨大的考验,也许从这时开始,他已有了面对生活的坚实的心。17岁那年,他随哥哥来到长安。此时的玄奘,已被国内佛界知名的法师景法,严法等人所承认。他们从个人感情和宗教角度都认为玄奘“与佛有缘”。玄奘与这些大师相处时,常常能够出口惊人。一次,他对南北学派相异之症仅用一句话就解决了,那句话是:“趋末忘本,摭华捐实。”玄奘后来云游四川、湖北、河南、河北诸地,精读学习了许多佛教经典。

    

  唐高祖武德九年(公元626年),玄奘在长安遇到了一位印度来的法师,从他那里获悉印度的戒贤法师知识广博,尤其对大乘佛经颇有研究。此时的玄奘已经25岁,长期潜心佛学,他的那双眸子肯定已经变得深邃而又坚毅。他望着那位印度法师的身影影没于茫茫的汉人中时,定然心想,既然佛师能远来中国,为什么我们却不能去印度求经?

    

  黄昏的风刮起的时候,玄奘匆匆忙忙走在回寺庙的路上,他嘴里不断地念叨着:“誓游西方,所问所感,并取《瑜伽师地论》以释从疑”。

    

  公元627年,玄奘开始西行。

    

  此前,玄奘曾约几位“同志”合力上书皇帝,陈表西行取经之欲求。当时的唐朝刚立国不久,正忙于平定国内此起彼伏的藩镇封建割据势力,再加上河西走廊当时正处于西突厥的控制之下,故李世民将上书驳回。其他人都知道西行无望,放弃了原来的打算,惟有玄奘仍然矢志不移。终于,他混在难民中“逃出长安”,向西而去。

    

  至此,我们完全可以看清,玄奘已经把西行取经当成了一个人的事情。这种选择不光使他要面对艰难的长途跋涉,而且还要背负违抗朝廷之命的罪名。

    

  《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一记有玄奘“誓游西方”的壮语:

    

  昔法显,智严亦一时之士,皆能求法,导利群生,岂使高迹无追,清风绝后,大丈夫会当继之。

    

  寥寥数语,却道出了玄奘志在西天,不至西天终不归的决心和信心。

    

  现在我们能从不少书籍中看到玄奘的插图,他右手执拂尘,左手捏佛珠,背负佛家弟子专用行囊,行囊顶部有一个遮伞,起到挡太阳和避雨的作用,囊顶有一盏小灯,垂落于他头部。自从上路,这盏灯就一直亮着。它的实质作用是供佛之意,但在多少个黑夜和茫茫大漠中,它又成为玄奘不泯的信念之火。

    

  但就在他西出长安后不久,朝廷就发出了让沿途县衙捉拿他的命令。

    

  玄奘走到凉州(今武威)时,见此州“为河西都会,襟带西蕃,葱右诸国,商侣往来,无不停绝。”便停留讲经。此时的玄奘,我想是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的,食粮,道路关卡等等可能时时都会困扰他,他必须去化缘,去扩大影响,以便使自己能够顺利地走下去。他的讲解,吸引了当地和各“国”的许多人,人们给他布施的珍宝金银堆积如山,送来的马匹胜不胜数。而玄奘只接受一半钱财用于燃灯,其它均赠各寺。各“国”听讲者回去后向自己的“君长”大力称扬玄奘,由此为玄奘在以后能够通行打下了基础。而这时候,朝廷的“通缉令”也正在马不停蹄地向他追来。终于,在瓜州,“通缉令”追上了玄奘。

    

  瓜州史李昌崇信佛教,捉拿玄奘的文书送到他手上时,他陷入了沉思。也就是沉思中的李昌崇,让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他是一个对佛五体投地的人,因而我们就更应该坚信,他不会为难玄奘。果然,他悄悄走到玄奘住处,拿出告示问:“师傅您是不是这个人?”玄奘见告示上自己的画像,心头悲酸交加,但他还是临危不惧地说:“是我。”接着他又把情况一五一十地给李昌崇说了,大有一种要杀要捕随你,但我不会改道不前的凛然之气。

    

  李昌崇深为玄奘的精神所感动,他觉得,像玄奘这样能舍身求法的人实属罕见,便将文书撕毁,让玄奘及早动身出瓜州。玄奘遇到的这位李州史,在玄奘西行长旅中,他不能算是一位重要人物。他在那一刻所表现出的果断与英明,是常人,尤其是处在他这样的位置上的人难以做到的。在所有有关玄奘的记叙中,只有李州史是模糊的。但他对玄奘的帮助却是最大的。要知道此时玄奘尚未出关,他所面临的最大困难,实际上还是朝廷,而就他个人的能力而言,显然是无力与朝廷抗争的。因此可见李州史对玄奘的帮助有多大。

    

  第二天,玄奘悄悄离瓜州而去。西出瓜州,他驻足回头凝望,身后没有李昌崇的身影。一股很复杂的东西倏然涌上心头:他不知道,撕毁文书,放走要犯的李州史该如何向朝廷交待。他心里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就赶紧为李州史念了一段弥勒佛经,又向前走去。

    

  至此,玄奘已成为一名“偷渡者”。常见的偷渡,大多是违背他所处国家的法律,向另一国家潜逃。而玄奘,却是向自己的理想彼岸偷渡,之所以如此,也是迫不得已。因为他个人所能选择的,也只能是这种方式:他只有逃离来自各方面对他的限制,才能走上“取经”的道路。

    

  在后来的旅途上,胡人石磐陀成为玄奘生命遭遇中的一个重要人物。他的行为,正好考验了玄奘,而这种考验,无疑会一次次使玄奘的意志更为坚决。

    

  关于石磐陀与玄奘在旅途中的相处,各种资料都记录得非常详细,是一个好故事。

    

  石磐陀聪明机智,身体健康,待人恭敬严肃,他发誓要送玄奘过“五烽”。玄奘十分高兴。“五烽北京中科医院怎么样/gn/2017-04-26/detail-ifyetxec6600750.d.html]昆明白癜风治疗[/url]”是辅卫玉门关的五座烽火台,担负着守备边关通讯报警的重任。当然,也是“偷渡”最困难的地方。

    

  石磐陀在这时候是一个给玄奘心头渡入温暖的好人形象,他积极地为玄奘引见一位胡人,征求那位胡人指引从敦煌到伊吾的方向,而且说服他把他的那匹“健而知道”的老赤瘦马换给了玄奘。石磐陀很热心地告诉玄奘:西路险恶,沙河阻远,鬼魅热风,无赤瘦马难以通行。

    

  玄奘和石磐陀乘夜出发,三更抵达沙河。玉门硕大的关隘在夜色中隐约可见。二人在离关十里的地方砍树搭桥,割草填沙,顺利“偷渡”过河。两人非常高兴,便择地休息。

    

  玄奘铺了褥子,躺在沙床上,恍惚入睡。不一会儿,石磐陀持刀向玄奘逼近,行数十步又复返回。玄奘眯眼观察,不知他为何起歹心?此时,他内心难免伤感。全部他也深为人的生命实为轻丸而感叹!就是在修灵魂超升的佛门,人的肉身性命却也会时时受到威胁和伤害。

    

  玄奘默诵经课,请求观世音菩萨帮助。

    

  石磐陀折腾一阵睡下了。

    

  天亮时,玄奘非常平静地叫醒石磐陀,取水洗漱,解斋,准备出发。石磐陀终于说出了他的心事:“弟子将前途险远,又无水草,唯五烽有水,必须夜到偷水而过,但一处被沉,即是死人,不如归还,用为安稳。”

    

  玄奘绝然不走回头路。

    

  石磐陀暴跳如雷,拔刀逼迫玄奘。玄奘丝毫没有惧色,不看刀刃,只是用双眼盯着石磐陀的眼睛。石磐陀大喊大骂,玄奘不作一语。过了一会儿,石磐陀终于抵挡不住玄奘目光中的威力,扔下刀,独自返回,他走数里又回来对玄奘说:“弟子不能随师父去了,家有老小,而王法不敢违犯啊!”

    

  玄奘说:“我理解你,你回去吧。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石磐陀仍担心玄奘被关吏俘虏。玄奘说:“若不至婆罗门国,终不东归。纵死中途,非所悔也……纵使切割此身如微尖者,终不相引。”

    

  石磐陀返回,玄奘孑然一人,独自在沙漠摸索前进,那些骸骨和马粪成了他辩认道路的有力依据。玄奘之所以能够走完那么长远的一条路,实际上从石磐陀弃他而去开始,就获取了一种走大漠必备的心理,在那样的条件下,信念有时候能直接充当双脚。而少了他人的帮助和干扰,玄奘有可能更好地保持这种心态,走得更坚决一些。这几年每每想起玄奘,我都喜欢它他放在一个孤独无助的大背景下思考。我觉得,玄奘归根结底仍是一个佛教徒,他的行为,有可能使他更接近宗教。通常情况下,我们都习惯把玄奘只作为一个单纯的行者治癜风方法看待,实际上,他能够那么坚韧地走完一条长路,宗教在他内心所起到的作用仍是不可忽视的。他实际上已经成了一个信仰突围者。

    

  玄奘进入莫贺延碛后,开始了他真正的远征。吴承恩在《西游记》中写观世音停步看云时,曾提到莫贺延碛:

    

  东沙连碛,西抵诸蕃;南达乌戈,北通鞑靼。径过有八百里遥,上下有千里远。水流一似地翻身,浪滚却如山耸背。洋洋浩浩,漠漠茫茫,十里遥闻万丈洪。

    

  《西游记》中的孙悟空曾几去几回,但石磐陀则一去再无复返。玄奘一个人牵着那匹马在茫茫大漠中踽踽而行。

    

  一天。玄奘不慎将水袋打翻,等他扑到水袋跟前,水却已经全部在沙子中化为轻烟。没有了水,他万念俱焚——“千里之资,一朝斯馨。”懊丧之中,玄奘准备东返。他知道在没水的情况下再往前走,就是直接走向死亡。但他转念又想:“我先发愿,若不到天竺不东归一步,今何故来?宁可就西而死,岂归东而生?”于是拨转马头,口念观音,继续西行。就这样,在燥热难耐的沙漠中,玄奘走了五天四夜,其间人马皆无滴水粘喉。

    

  第五天,玄奘和那匹马双双跌倒在沙漠中。也许那匹马真“健而知道”,当玄奘半夜被冷风吹醒后,发现它已站起来,像是得到了很好的歇息。那匹马凭着本能带着玄奘一直往前走去。天亮的时候,一幅令人叹为观止的奇景在眼前出现了,前而一片绿草地,旁边有一池塘。

    

  玄奘和马得救了。

    

  这个颇为离奇的故事无疑是玄奘长行途中的一个高潮。故事虽然很美,但从中凸现出的玄奘的精神仍不可忽视。我们已经听过不少这样的故事,有一个共同之处是,只有人彻底地把自己投入到孤独无助的环境中,而且还因为人的行为已彻底改变,事情的结局才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中国人是最富有韧性的,所以,中国人对理想的坚贞不渝几乎是独一无二的。而这种坚贞所取得的成绩也是振奋人心的。玄奘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3-2015 hefei163.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合肥社区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