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合肥,爱上合肥社区

合肥163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9|回复: 0

许昌女孩

[复制链接]

54

主题

54

帖子

45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9
发表于 2018-3-9 07: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许昌女孩
  一次美丽的邂逅,成其一段美丽的姻缘

  

  许昌女孩

  ——专儿专儿

  

  

    

  二OO一年的十月,刚从一场严重车祸的伤痛中挣扎出来的我,又悲壮地走出了婚姻的围城。或是为了一种解脱和逃避,我放下了案牍浩繁的工作,背起行囊,带上心爱的像机,从冰城哈尔滨漫无目的地来到了景色怡人的大西南。

  苍山洱海之脱俗、丽江古城之秀美、香格里拉之空灵、泸沽湖摩梭人之神秘,如一幅壮丽的画卷、如一首委婉的诗向我诉说了世事之迥异、人世之沧桑。当历时一个月的我,从西南返回、不得不又回到尘世中时,恰如经过了一场严格意义上的犹太教洗礼一样,整个的人好似已从旧的躯壳中脱离而出。

  那是个周六的晚上,独自坐在郑州车站的候车室里,耳边回响着纳西古乐、金沙丽水之铿锵,释然而又忘我。我在等一趟从四川攀枝花开往北京西的车。因为已过了“十一”黄金周,而且先前已有一列郑州始发到北京西的车开走,候车大厅里的人不多。原定九点多的车晚点了两个小时。

  想必是我满面的尘土、一身的疲惫很是惹眼。对面一个女孩逡巡的目光引起了我的注意。从久远与蛮荒中醒来的我抬眼打量了一下她。那是一个学生模样有些羞怯、紧张的小女孩,如崖壁上的一朵小花、荒原上的一潭圣水,清纯而又秀丽。一丝温馨在我的心中油然而生。在我犀锐的目光下,她低下了头。

  车厢里的人不多,有很多空的座位。我找了一个临门的位置坐了下来。扭头过去时,便看到了过道对面的她----那个羞涩的女孩。她也在认真地看着我,浅浅一笑又低下头去,刹时乏倦的我一缕暧意涌遍全身。

  习惯了一切的环境,劳累的我很快躺在空无一人的座椅上,睡了过去。十一月的北方渐趋寒冷。随着车的北行,车厢里的温度也降了下来。好像是车过石家庄,砭人肌肤的寒气冻醒了我。我起身加了件绒衣,不经意间看到了同样瑟瑟发抖、侧身面向我的她。我从包里找出了自己的一件外套,犹豫了一下递给她说:“披上吧!”她脸色腓红,摇摇手说:“没事,不用的。”

  早上四五点钟的样子,没有了睡意,很想与她说会儿话。也便脱口问到:“到北京吗?”她轻轻地点了点头,羞涩的脸愈加红了起来。我问她:“你是那所大学的,为何这么晚到北京啊?”她说:她是郑州大学的,毕业在即,要到北京去应聘一份工作。她好奇地问我:“你是走了很远的路吧,从那里来?”恰好她头的上方有一块香格里拉的宣传画。我指着那幅画对她说:“我就是刚从这个地方回来。”“真地吗?那是我最向往地方啊!”她的眼中如豁然打开了一扇窗子一样,明亮起来。顺其自然我们聊了很多,更多的是我说,她来问。我从迪庆香格里拉讲到泸沽湖畔摩梭人的传统婚俗;从玉龙雪山讲到三江汇流。象长者与晚辈促膝而谈,又若同窗挚友的胝足而娱。愉快的交谈冲淡了冬日的寒冽。

  车在冀中平原上飞驰,不知不觉晨光熹微。窗外是弥漫着柔纱般的薄雾,村落如悬浮在云中,若隐若现。我们的话题也渐从旅游聊到了人生、就业,从我的职业谈到了彼此的爱好与信仰,。出乎我的意料,她的思维很是现实、成熟、超前,我们的很多见解不谋而合。

  车轮訇然,浓雾褪去,天色微明。忽地一无遮拦大平原上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瞬时整个车厢里弥满了耀眼的红光。坦率地讲,各式日出诸如泰山、黄山、华山、海上的日出我都看过。但是在流动的火车上,如此绚丽的景色还真地不多见。明知效果不会好的,我还是拿出像机,拍了几张。车厢里明亮起来,我得以近距离地看到这个罩于祥瑞之光中的女孩。这是一张充满朝气的、清纯可爱的脸,一双凤目恰到好处地镶嵌在脸上合适的部位,小巧的鼻子端正俊俏,温柔的嘴,四周始终洋溢着迷人的笑靥。是那种圣洁、纯真地令人窒息的女孩。顿时,空廖的心灵上有一丝振颤,冥顽之中,觉得这个女孩似曾相识是我所熟悉的,是我赏阅过女孩中最美好的一个。从浑沌初开至此,自己似乎一直在冥顽之中期待着她的到来!

  车到北京西站之时,我们的话题所涉猎的范围已是很广泛了。很多的共识真地使得我们如相识多年的好友一样稔熟起来。我知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道她是一个许昌女孩,她的名字叫敏。我也把我的名字和其他的一切都告诉了她。

  时光飞逝,物转星移,转眼各奔东西。缘于这次美丽的邂逅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手机的短信、网上的QQ成了我们联系的方式。她的善良与谦恭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而我身上丰富的阅历、广博知识的积淀、所谓的成熟男人的那种东西,想必也深深地影响着、吸引着她。

  她大学毕业后果然去了北京,在那应聘了一份物管工作。

  北京是与我有方方面面联系较多的一个城市,那里的朋友也很多。每年要来这多次。这样除了其它的联系方式,我与敏又有了聚首晤面的机会。每次赴京,如果条件允许,我们都会相约在阜成门外的一家川菜馆里。共同点上几个小菜,消磨晚上的几个小时。信马由缰地谈一下彼此的情况。她毫不避讳地向我敞开自己的心扉,我也把自己的近况如实地说给她听。柔和的灯光下,悠扬的音乐中,我们娓娓而谈,温馨而又祥和。那一刻,我想我在她的眼中一定是父亲、是兄长、是她黑暗中的一盏灯、是她可以用心来倾诉的一堵哭墙。

  她来京后,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工作也几度沉浮。也曾颓唐也曾振奋。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漂在北京,孤独地挣扎着。知道她并不开心的父母,一直盼着她能回到许昌工作。我的情况亦是死水一潭,波澜不惊,安然如素。我们的关系若一首缠绵晦涩的小诗。彼此牵挂着、心贴得越来越近,但是又都在努力地克制着自己,保持着风景依旧的距离。

  如果日子一成不变地继续下去,我想我们一定会如风光旖旎小河两岸葳蕤重生的花草一样,彼此相悦、彼此相荣,延续着美丽的时光,保持着彼此能够看得到到底是什么原因会引起疾病牛皮癣【牛皮鲜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对方的距离,将温馨与友情进行到底。而在于我,内心深处已然深深地被这个好喜形于色、而又忧愁善感的许昌女孩吸引了。想到她,寒寂的心总能生出丝丝暧意,平抚了自己的焦灼与抑郁,总觉她就鲜活地舞动在我的面前,正腼腆地向着我笑。人真是怪,我脑海中所有的闲暇时间竞渐渐全部为她的影子所充满。想到她,内心总黄褐斑和雀斑的特点是什么是充满了喜悦。这可能就是喜欢、是爱吧 。

  二OO二年五月的一个大雨如注的晚上,我正在北京海淀的一个朋友处吃饭。忽地接到敏的电话,电话中她语音失真、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地说出了大事。原来,她刚刚与男朋友吵了一架,独自一个人驾车回住处,想不到在西二旗的一条偏僻的路上把一个行人撞到了沟里,现在她怕的很厉害。给男朋友打电话,那边关了机。了解了这个情况,我马上与朋友驾车赶到了现场。杳无一人的乡村土路上,敏神色木然地瘫坐在车的前轮一侧,满身的泥水,脸色白的碜人,正抖成一团。车前方十几米处的沟里,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趴在泥水中,殷红的血已经漫浸了好大一片。见此情景,我立即把敏弄到朋友的车上,让朋友把车内的暧风开到最大;全部我迅速地拔通了120和110电话。事故处理完已是天光大亮。被撞的老汉在送医院的途中死去。交警勘察现场后认定是驾驶员的责任,且贻误了死者的最佳抢救时机,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按规定除承担全部责任外,还要对驾驶员拘留十五天。那一刻,我矛盾倍加想了很多,最终我平静地把一切全部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决定为我心仪的女孩承担这所有的一切。这件事令我北京的几个哥们很受感动,我的人气飙升。他们齐心协力在第七天上把我捞了出来。在朋友给我压惊的宴会上,敏与她的男友到了场。那一晚,敏喝了很多的酒,一个劲的敬我,说了很多掏心窝子的话。全然把那个尴尬拘谨的小男生晾在了一边。透过她噙着泪花的双眸,我分明地读到了她内心最真诚的东西。也真真地觉得自己的七天牢狱之灾真地没有白捱,是值得的。

  二OO三年春节过后,敏的情绪很是低落。她告诉我她的这次恋爱又失败了。那个叫陈绪的男孩娶了个可以给他当娘的绿眼婆到美国丹佛掘金去了。有一个雪花纷飞的晚上,她给我打了几个小时的电话,嘶哑的声音人心酸,电话这边的我分明地感到了她那棵脆弱的心已经伤到了极点。仿佛一根抻到极限的皮条,一丝风拂来就会崩裂。那一刻我豪情万丈,说了许多安慰她的话,最后拍着胸脯对她说:“别怕,时间会抚平一切地创伤,你虽然失去了一朵鲜花,但是你并没有失去整个春天啊。你还会遇到你的白马王子的。如果到三十岁上,你还嫁不出去,我这个又老又丑的黑马王子愿意娶你!”电话那边的她,默然了片刻,然后突然急促地问我:“你说的是真地吗?可不许食言啊!”那个春寒料峭的夜晚,我由不住热泪盈眶。

  三月初,因一件急事,连续工作了几个晚上后,我又一次来到了北京。北京的春季风沙很大,全然没有夏日莺红柳绿的悠然。然而,更糟的是,一场罕见的寒流“”已经由南至北逼近了北京。街上的行人明显地少了。人们行色匆匆。敏已于前几天休假回到了许昌。走之前她曾给我发过短信,我们没有见到面。

  原本想速战速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未曾料到,还是幸运地与“”亲密地接触了一回。到北京的第二天,便感到了令人窒息的头痛,发烧、浑身无力。早上起来勉强赶到某编辑部,未等办完事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如牛了。看到我的异样,编辑部的几位老夫子连拉带拽把我弄到了附近的积水潭医院。我的出现若一鸟投林,万鸟压音,搅乱了整个的积水潭医院。从那时起,真正意义上我便被隔离了起来。听说,随后那家编辑部也整个隔离了起来,随之整个北京也都进入了“战时”状态。

  游离于人世与地狱之间,我看到了进入我病房的医生、护士都穿着笨笨的,尤如太空服一样的防护衣,每个人的表情都是肃穆凝重。我不知自己怎地了,是在天堂还是尘世!全然没有了时间和空间的概念。当我从噩梦中醒来,魂归躯壳,恍若隔世。懵懵懂懂中,一缕透过帘隙洒在我脸上的阳光,格外地柔和妩媚,宛若敏的双眸。第一时间我想起了她,还有远在山东聊城的双亲。从医生欣慰的眼神中,我明白自己脱离了却难。那个上午,医生把我的手机拿给我,全部递给我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娟秀地写着这样一行字:“亲爱的专儿专儿,祝贺你,永远与你在一起!”顿时一股热流涌遍了我的全身。打开手机,我更是泪水涟涟。读敏发给我的那些信息,我用了一整个下午。到了晚上,我已被幸福陶醉的心花怒放。直想挣脱病房桎梏,到户外感受大自然的亲近。第二天,从隔离窗的玻璃后,我看到了那张山花烂漫的脸。她的脸贴在玻璃上,一支手举成了V字状,一支手兴奋地挥舞着。


  联系方式:(OICQ)4541219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3-2015 hefei163.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合肥社区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