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合肥,爱上合肥社区

合肥163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9|回复: 0

纪念疯子

[复制链接]

50

主题

50

帖子

4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2
发表于 2018-3-8 11: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纪念疯子
  

  纪念疯子

  ——余清风

  

  

  认识疯子是在2001年秋天。那时我刚大学毕业,找到总部在山东某市的一家公司,接着就被派到珠海工作。所有的管理人员都住一个楼,我住在5楼。晚上十点,如果我还没睡,就经常听到4楼阳台上传来一种非常有感染力的笑声,这笑声有时候会一直响到午夜。我初到珠海的那几天,就常常是在这笑声中进入梦乡的。有时我会想,这个这么爱笑的人是谁呢?长得什么样子呢?有一夜,我在梦中忽然见到了他,我想靠近些,看他究竟是谁,但我怎么也不能看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样子。早晨我醒来,竟发现枕畔湿湿的。我于是找到一个闲聊的机会,用一种不耐烦的口气问我的同寝,那个大半夜了还傻笑的疯子是谁啊。同寝用一种夸张的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说,对,他就是疯子,我们都这么叫他。我越发好奇,难道他没有名字吗。有啊。同寝忽然意味深长地瞟了我一眼,说,想认识他中科白癜风医院吗,明天我给你介绍。我的脸莫名其妙地就红了。其实不到同寝介绍了。第二天我去吃早饭,在走到4楼那个房间门前的时候,有个很健壮的人突然开门出来,在那么窄小的走道中,我险些和他撞个满怀。他刚开口说了对不起,房间里就传来喊声,疯子,给我带份饭。在他转身应答的时候,我忽然有了一种眩晕的感觉。我下意识地向楼下走去。从四楼到一楼,仿佛是一段漫长的旅途,我几次回头去看,那个被叫作疯子的人还是没有走下来,甚至,连脚步声也没有。我的心里,忽然就蔓延了一种淡淡的失望。

  不过我很快就对他熟识了。我知道,他原来是我的校友,只大我一界;他是个工作狂,常常加班;他烟瘾很大,工作中经常跑到办公室门口很快地抽一只烟,然后不到半小时就又拿着一只烟跑出去;他喜欢运动,篮球场和足球场是他休息时最喜欢去的地方,还喜欢打台球;他几乎每天都熬夜,而且一熬就到凌晨三四点钟,但是第二天上班还是神采奕奕;他友善,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微笑;他爽朗,在一群人中间,他是最喜欢大声笑的那个人;他......反正在一个月中,我从各种可能的渠道注视着他,以至于有一天我又假装无意地向同寝问起他的时候,同寝意味深长地直视着我说,对他这么好奇,小心哪天你成了小疯子。我的脸腾地就红了,有那么两三分钟,我低着头接不上话。当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同寝居然正淡淡笑着注视着我。那一夜,我一直到午夜还没有睡,一直在盼着那熟悉的笑声从4楼的阳台传上来,但都凌晨一点了,楼下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忽然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失望。北京白癜风医院我已经习惯在你的笑声中入睡了,疯子,可是,今夜,你的笑声呢。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到了阳台上。万籁俱寂,海风清凉,虫鸣格外地响亮。我低下头,发现4楼阳台上传出柔和的白光。我知道,他还没有睡。我就在阳台上立着,一直低着头看着,那灯光也始终亮着。我好像失去了知觉,直到早起晨练的脚步声把我惊醒,我才发现,东方早就白了。

  我开始想着找机会到他办公的格子里去。很快我就知道,他英语很棒,可以直接和老外交流。第二天一早,我迫不及待地拿了technical specification去找他。在他的那个格子前,我忽然感到心跳得厉害。有那么几秒钟,我站在那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走进去后该怎么开口。这时他突然转过身来看到了我。你是余青风对吧,你找我有事。男中音,有点低沉,而且有点嘶哑。啊,是我......是这样的,我有个问题,不是,是有一段话,我看不懂,你能帮我看一下吗......他们说,你英语很棒。我发现我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正千方百计吞吞吐吐地向老师找借口,我的声音是那么地细小。进来进来,他热情地说。别站着,坐啊。坐下去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我的坐姿很别扭,不得不又站起来,说,就是这一段。他接过去,低下头,认真地看了十几秒钟。那十几秒钟,我感觉是那么长,我就站在他身边,不知道该看哪。这时他抬起头来,看到我窘迫的样子,有点奇怪,不过一闪而过,接着就向我解释那段话是什么意思。我有心无心地听着,在琢磨该怎么样才能告诉他我是他的校友,而且就小他一界;该怎么样才能下班后和他一起骑十分钟自行车回我们住的小区。主意忽然间就有了。......你懂了吧。啊......我知道了。谢谢。其实化院英语教得挺不错的,就怪自己没认真学。真的很谢谢你。他看着我。你也是化院的。他仔细打量着我。是啊,我刚毕业。他很兴奋。那我们还是校友呢。我就大你一界。我暗暗地说,我就是想告诉你这些的。原来是师兄啊,那以后......那以后你就教我学英语吧。上班没时间就下班时教我,我们一起骑自行车回去,每天教我十分钟。好了,就这样定了。我像机关一样一口气说完我想好的话,转身就走。哎,你等等。恐怕不行。我还得和我的那帮狐朋狗友一起走呢......再说了,我骑车飞快,你是肯定赶不上的。不行不行。......其实学英语没什么难的啊,天天坚持听一听,看一看,还有就是天天和那些你打交道的老外们单练,我保你一个月就有进步。我听着听着,一种深深的失望又从心底蔓延开来。我勉强说了一句谢谢就走开了。

  从那以后,我有事没事总找一段话去问他。时间长了,我们开始聊一些关于大学生活方面的东西。他最关心的是球场有没有再好好铺一铺,说他身上的一些老伤就是在那个烂球场留下的。我忽然有种冲动,很想看一看他说的那些老伤。但我始终没说出口。我则常常接过话来,假装有一搭无一搭地向他说我的大学生活,有什么爱好啊,每天经常干什么啊,最爱吃学校门口那种烤鸡架啊,最喜欢晚自习的时候到图书馆阅览室看《读者》和《青年文摘》啊,等等等等。我非常非常希望他表现出一种兴趣盎然的样子,认认真真地,安安静静地,听我说。可他总是打断我的话。我于是知道了,原来他也特别喜欢吃那种烤鸡架;他也很讨厌到教学楼上晚自习,他也最喜欢到阅览室去,他也看我最喜欢看的杂志......我和他竟有那么多的相同之处。有一次,我问他,你是不是骗我啊,我怎么从来没有在阅览室见过你啊。他怔了一下,说,那就对啦,我在那也从来每见过你啊。说着就笑了起来。笑停了,他说,其实我几乎每天都去,只不过我要先到隔壁的资料室自修,差不多快八点半了才抓紧时间看上十分钟的杂志,算北京白癜风医院是一种休息。我静静地回忆,我八点半后有没有见过他。其实我在那很少有超过八点半的时候,因为阅览室没有桌椅,大家都是站着看。我身体一直很弱,从来不敢站着看书超过两个小时。从六点到八点是我的极限。难道你从来没在八点半以前去过,比如说七点或七点办。我不甘心地问他。去过是去过,不过你也知道,那时候正是高峰期,抢不到我想看的杂志啊,所以就是哪天去了,也只是泛泛看一下书架就走。我忽然就感到好遗憾。其实那时候就是他去了,我也正沉迷于我最喜欢的杂志,头都不会抬一下,肯定看不到他的。其实我倒好像见过你。他忽然说。一种惊喜划过我的心田。什么时候。我兴奋地问他。记不清了,反正有时候我七点左右去的时候,就经常看见有个梳着小辫子的女生,低着头看我想看的杂志。他边说边顺手从办公桌上拿起一沓文件,凑到离眼睛不到十厘米的地方,非常夸张地把头左右晃动。然后抬起头对我呵呵笑着说,我猜应该是你吧。我急切地问,那你有没有看清楚她长得什么样。哪看得清啊,我可不习惯众目睽睽之下盯着一个女生看---哪怕就是她正拿着我想看的书。但是,已经足够了。那个梳着小辫子的女生就是我。我就是那样子看我喜欢看的杂志的。但是,好像还不够,因为,那时候,我竟从来没有抬起头来看一下这个现在我看着感到眩晕的男孩。他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笑着说,那时候我们缘分还不到吧。我忽然间很激动,有大约一分钟的样子,我呆呆地看着他,下意识地在想他的话到底是不是我所想的那种意思。我隐约听他接着说,不过那个小女孩倒是挺可爱的,那么大了,还梳着很小很小的小女孩才会梳的那种辫子,居然那么投入......喂,你在听我说吗。他突然问,突然停了下来。我的脸一下子变得很热,随便应了一句。

  那次以后,我再去找他,他变得有些冷漠,虽然还是很认真地给我解答,但不再主动和我聊天了。有时候我忍不住和他说几句话的时候,他常常是找个借口自己出去,比如说,我约了老外的商务经理,得马上过去了;再比如说,我得出去抽只烟。有一天,他又说要出去抽烟的时候,我盯住他的眼睛说,我这样整天打扰你你是不是很烦如果你很烦你就告诉我啊。他怔住了,躲开我的眼睛,说,不是......是......怎么和你说呢,我记得我对你说过怎么学英语。他若有所思地低下头去,很快又抬起头来,说,对了,是你第一次找我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你那么做了吗。我看你这段时间老来问我......我觉得这对你提高英语不是什么好事......你不能太依赖别人,你知道吗......一种不可压抑的想流泪的感觉突然间攫住了我。他还想说些什么,我一扭头,转身就走。青风,青风,你......我......我能想像到他那种急切的想解释的样子。他肯定以为,他把我,一个初涉职场的女孩,用一种不留情面,给惹恼了。其实,我并不是恼。从他对我冷漠的那天起,从他一次又一次找借口不再和我聊天起,我的心就被他伤了。只不过以前我总在克制着没表现出来,但是这一次,我是再也忍不住了。

  第二天见面,我们都感到有些尴尬。我想从他身边走过去的时候,他叫住了我。青风,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我并不是想伤你,我是......我打断他,说,我知道,你是想鼓励我,对不对......但是你也用不到先打击我啊。看他急切地想接话,我一下子就笑了。没事的,大哥。我够坚强,挺得住。他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那你原谅我了。我昨天晚上......我不等他说完。我知道。你是不是一夜没睡。他很惊讶地看着我,说,你怎么知道的。我猜的啊。而且我也听说,你经常熬夜到凌晨。我才不领你的情呢。没等我说完,他就笑起来了。我们和解了。我又开始有事没事去他格子里,他也不再那么冷漠,但是还是三天两头地借口出去。我感觉到了一种距离。

  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你自己有没有感觉到,你有一点假小子的个性。这么着吧,哪天我们八拜结交,兄弟相称算了。我感到很突兀,但我立刻就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我终于明白,从他开始对我冷漠起的一切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他肯定早就看出来我对他的那种无法掩饰的好感,而且他也早就决定要和我保持距离。但是,到底为什么呢。难道是我不够优秀吗。不会的。那又是为了什么,让他对我如此无动于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3-2015 hefei163.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合肥社区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